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口罩保卫战

来源: 微信公众号“Wise财经” 夏雨萌 2020-01-23 19:12

新型冠状病毒战役打响,口罩生产商压力倍增。

根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今日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22日24时,国家卫健委收到国内13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571例,死亡17例。其中重症95例,累计报告疑似病例393例。 

疫情的不断蔓延使得返乡的人们倍感恐惧。

此前,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新型冠状病毒可确定存在有人传人的现象,从个人预防角度,建议佩戴外科口罩。

随即,口罩脱销一度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甚至还登上了热搜,累计达到2.4亿次阅读。网友们纷纷吐槽口罩难买、口罩贵。

「Wise财经」发现,从本周一(1月20日)开始,绝大多数电商平台的口罩均不断告急,特别是3M品牌旗舰店主打防病毒的KN95口罩。一时间需大于供,价格不断上涨。 

淘宝上平时一盒(25只装)N95口罩从99元一路上涨至300元左右,甚至在阿里巴巴的1688订货平台上也很难订到该型号的口罩,其页面显示全部脱销。 

导致供货紧缺的原因也基本是由于疫情突发,民众大量购买口罩以做好自身防护,但由于经销商库存不足,一时无法向上游工厂订货,从而造成了如今这种无货可发的状态。 

一、正常发货

“当天订当天发,顺丰到付。”林鹏对说,他们店已做好春节不打烊准备,只要物流不停发他们将会一直供货。 

林鹏告诉「Wise财经」,他们已经联系了部分准备回家过节的工人,准备在春节前夕连夜生产,以保证供应。“店铺上的货已经不多了,如果持续下去的话还是要加大生产量。”

口罩一般分为劳保口罩和医用口罩两种,劳保口罩即普通口罩,其要比医用口罩的防护性能略微低些。

劳保口罩的原材料基本使用纤维,它的阻流原理是机械阻挡作用,通过一层层机械阻挡,可以把大的颗粒阻挡住,但是它阻挡不住直径小于5微米的颗粒物。

而医用口罩的原材料中不含玻璃纤维,且可以阻挡直径小于5微米的颗粒物,像气溶胶、粉尘、熏烟、雾滴、毒气和毒蒸气等均可被阻挡而不被人所吸入,有效隔绝污染源。

图注:无纺布,口罩原材料之一

据了解,口罩在生产工艺上并非繁琐复杂,其原材料主要由织物、过滤网(熔喷布)、无纺布等组成,一般一台机器每秒就可生产出2-3个口罩,通常每分钟的生产数量在120-180个不等。

“口罩前段工序均为机器自动化生产,用人工的地方只有包装环节。”林鹏告诉「Wise财经」,目前他已召集放假员工以及招聘临时工来应对当前口罩的紧缺情况。“生产人员将从早上八点工作到晚上十点,时长14小时。” 

“这是种速度已经很快了,每种口罩的工艺也不同,像带阀门的就需要装阀门,这个就会延长时间。”另外,原材料的紧缺也会造成后续生产停工。 

林鹏称,目前用于生产安排的口罩原材料,预计主材料还可以生产100万只左右的口罩,但是包装类的辅助材料仅能生产40万只口罩。 

目前,口罩中分有多个种类,包括棉布口罩、无纺布口罩、高分子材料口罩、活性炭粉滤芯口罩、活性炭纤维毡垫口罩。 

“不论什么类型的口罩,生产速度都几乎差不多,不带阀门的要稍快些。”许晓告诉我们,平面口罩在整体生产工艺环节中基本大体相同,只是有的需要加活性炭滤芯,因此只是多一个序列层。

二、不必纠结

对于大多数从事口罩生产的从业者来说,他们有的企业并没有医用器械生产资质,但通常这些从业者会称自己的口罩并非与医疗相关,而是防雾霾或防尘口罩。 

“如果带医疗性质那就得报批,这种就非常麻烦。”许晓称,一些生产口罩的企业几乎都没有生产医用口罩的资质,都是打着防雾霾以及劳保用品的旗号进行生产销售。

而像许晓松他们企业生产的口罩也基本是销往各大企业,尤其是粉尘较大的生产型企业。“像建筑业,做沙子水泥生意的采购的比较多。”许晓说。

而这些企业似乎并不在乎他们所生产的口罩究竟是医用还是民用,只要能防灰尘就可以。

“这个行业很多人都知道没有医疗资质,虽然有的口罩生产出来很像医用的,但我们这个又不进医院。”林鹏称,这些口罩企业基本都有劳保用品生产和销售资质,这是合法合规的,而对于是否存有医疗资质,他的回答是,基本一半都没有。 

该现象似乎已成为该行从业者“默认”的行规。

“在生产后出厂前我们都要经过消毒,并按国标执行生产,在卫生方面可以放心。”许晓觉得,口罩这种产品只是起到遮挡空气的作用,只要保证生产环节合规合法,是否需要相关医疗资质并不重要。

林鹏认为,这个问题没有必要纠结。一是生产全部按国标走,二是都经过严格卫生消毒。另外,在实际的生活中其实是很少人使用口罩的,除非在恶略天气情况下部分人才会使用。“这次把口罩炒火了完全是因为疫情原因,如果没有疫情你觉得会有这么多人买吗?”

图注:口罩生产设备

“最近的销量的确一下激增不少,以前基本是企业批发的多,现在基本都是散户居多。”同在1688上销售口罩的商户唐宇说道。

唐宇告诉我们,N95在全网已经基本处于无货状态,基本有货价格也已是涨过多次的。虽然京东天猫、淘宝、苏宁等电商一再强调禁止商家涨价,但依然有一些商家绕开了网络渠道直接将货发往各地区的线下药店或黄牛们。 

“因为电商平台不让他们涨价,虽然有补贴但补贴没有多少,一些商家干脆直接挂无货,在把货拿到其它地方销售。”唐宇称。

显然,在口罩脱销之时仍有商家通过各种渠道销售。因为供需的极不平衡,口罩被商家们不断炒作。线上已经卖断货,线下也只有少部分地区存有现货,但这些非官方渠道都在哄炒抬价。

“这个时候炒作口罩真的不应该。”林鹏作为口罩生产商也很气愤,他觉得作为企业来说应该尽快加紧生产口罩,而作为销售者来说不应该在人们需求之时恶意涨价。 

三、口罩垄断

在北京一家药房,N95口罩已全部脱销,只剩一些医疗公司生产的医用口罩。该药房负责人称,平时N95几乎都没有人购买,因此他们进的存货也并不多,本次疫情突然爆发,买该口罩的人蜂拥而至,库存一下被清空。“现在联系厂家基本都没货,要进只有一些这种医用普通口罩。”该负责人说。

“因为市面上大多数N95口罩或者一些普通口罩都被3M垄断了,它们在国内市场占到了90%的份额。”许晓对我们说,这是为何目前3M口罩脱销的直接原因。“N95的工艺比较复杂,要求的指数也多,一些口罩小厂不会去做,除非是为他们代工的大厂。”

林鹏告诉我们,防尘口罩主要分为KN100、KN95、KN90三个等级。其中,KN100能够对超微粉尘达到近100%(99.97%以上)的防护作用,其次是95(94.97%以上)可以对超微粉尘达到近95%的防护作用,最后是90。

“我们也做过N95的这种口罩,但买的人不多,一些工厂都采购3M的口罩,所以这种现在基本不生产了,一个是成本比普通的要贵,另一个是卖不出去就要一直压库存。”林鹏说道。 

根据《品牌排行榜》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口罩市场排名前三名分别为:3M、Pitta、OhSunny,霍尼韦尔排名第七。

图注:口罩品牌排行榜

「Wise财经」也在药店内随机访问了一些顾客,他们大多数人表示自己一直购买3M品牌的口罩,因为比较好用。

口罩盛行于2013年,当时国内雾霾天气较为严重,人们纷纷购买口罩以自我防护雾霾带来的威胁。此时,中国的口罩生产商已经突破500家,仅仅过了一年,这个数字翻了一倍。其中,不乏从医药行业、日用品行业等跨行而来的竞争者。

“现在竞争者太多了,要么你有生产医疗器械的资质,要么你可以有稳定的客户。”据林鹏讲,口罩行业的竞争一直在加剧,尤其是一些正规的医疗企业在不断冲击小型口罩生产商。 

“主要是没有医疗资质你的产品没法进入药店销售,只能在网上或者一些超市销售。现在我们也基本是打着劳保的名义卖产品。”林鹏无奈地说。

图注:口罩生产商经营范围,有医疗器械生产范围才可生产医用口罩

据「Wise财经」了解,目前包括京东、淘宝、1688在内的口罩销售商主要经销防雾霾口罩以及医用口罩。而防雾霾口罩经销商基本无医疗资质,它们大多营业执照经营范围只有销售劳动保障用品,但经营医疗口罩的经销商在经营范围内基本都有销售医疗器械。 

“这种只能按国标去界定,没有医疗资质的肯定是不能生产医用口罩的。”许晓强调,如果一旦被监管部门查到,将面临违法生产的指控。

因此,在生产者中许晓的界定比较清晰,他的工厂目前只生产用于防尘和防雾霾的口罩,外销的也基本是企业或部分商超。

四、全力以赴 

对于加班加点的生产,林鹏和许晓没有任何抱怨。他们说在国家疫情面前作为口罩的生产者应尽全力生产以保供应。

“我们基本都是本地的,但有的生产工人不是本地的还需要回家过年,但对于目前的情况大家都可以理解。”林鹏对我们说,他也为一些外地的工人支付了回来的车费,春节期间恐怕是没法陪家人了。许晓也叫回了部分工人进行赶工生产,以便在春节期间将更多的口罩分销出去。

对于目前的疫情情况他们也很担心,但大家都相信可以战胜这场疫情。“做好防护,乐观对待。”

“现在的口罩供应情况要比2003年非典时期强,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多少公司生产口罩,少得可怜。”熊文对我们回忆起了那时的境况,作为在口罩行业内的一位老兵,他见证了中国口罩业从无到有的历史过程。 

“我们的口罩还是从非典过后,逐渐地开始重视起来,直到今天有百家企业生产口罩。”熊文说。

图注:平面口罩生产设备,一台价值约5-8万元

2003年非典时期,国内纺织大户上海龙头公司临危受命,开始生产口罩,但由于当时生产口罩的原材料和加工机器少之又少,只好临时使用生产三枪内衣和浴袍的原材料和生产线,这才勉强在一天内生产出了3万只口罩。

虽然现在龙头公司已不在生产口罩,但从当年的历史记忆中我们不难看出,在疫情面前由于口罩的落后与缺失带来的种种负面效应。

时隔十七年后,当疫情再次出现,我们在口罩的供应上并没有重蹈历史覆辙,越来越多的生产商、供应商一同参与到这场保卫战中,而短缺供应也只是暂时的。

熊文分析,对于当前口罩形势的短缺现象不会太久,春节期间的供应量就会上来,一方面是政府保障,另一方面是各大企业主动回归生产和供应,这在非典时期是不能想象的。 

除了像林鹏和许晓这样的小型生产企业,越来越多的大型上市公司也主动投身到口罩保卫战中,奥美医疗、蓝帆医疗、仁和药业、鱼跃医疗等十多家医药类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将加大生产力度,保障口罩供应。 

这是一场与疫情赛跑的保卫战,将会有更多的人,更多的防护用品生产企业参与进来共同狙击疫情蔓延。“希望我们的付出没有白费,希望能够早日结束战斗。”林鹏最后说道。

对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唯有全力以赴。

注:应被访者要求,林鹏、许晓、唐宇、熊文均为化名。

(来源:微信公众号“Wise财经”夏雨萌)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

二八杠游戏免费下载